高校晋升难 30名副教授争1个教授名额

2020-07-21 电影新闻 阅读

  30名副教授争一个教授名额“职称拥堵”严峻

  从过去的“博士毕业留校任教即是副教授”到如今的“讲师晋升副高都十分困难”,高校青年教师人才梯队建设正面临严峻的“职称拥堵”问题。

  清华大学某院系副教授王老师今年39岁,2010年评上副教授。他说,现在系里一年只有一个评上教授的名额。30个副教授就争这一个名额,而且每年还新增两名副教授。

  北京师范大学全球变化与地球系统科学研究院教授程晓,也是39岁,6年前就被评为教授。他庆幸地说,从中科院遥感所博士毕业后,当了1年副研究员。这时,恰逢北师大刚刚成立这个研究院,正是缺人手的时候,于是2009年就提了教授。“我还是个‘土博士’,放在现在,肯定是不行的。”

  北师大数学系的一名青年教师,8年前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博士毕业后进入北师大。据其同事介绍,他教书兢兢业业,就是论文发得少,至今仍是讲师。

  在现实生活中,很多老师为了评职称都要发表论文的需要,但是要么由于自己教学任务比较重,没有时间写论文;要么找不到论文发表渠道;要么论文质量不高,被期刊社拒之门外。而中国期刊库却能为老师们提供绿色论文发表渠道,根据老师们的论文学科门类,量身打造论文发表计划,并为老师积极修改论文,提供各种有益的修改意见直至论文成功发表。

  “高校两级分化现象很严重,位于底层的、刚博士毕业的教师,甚至无法有尊严地活着。”一位青年教师说,讲师税后一个月工资6000元,如学校提供住房还好些,若在外租房,房租就要占三分之一以上。

  共青团北京市委的调查显示,高校青年教师的压力主要来自于职称晋升困难、工作负担重、教学科研经费不足。北京团市委副书记杨海滨介绍,以往从副高晋升正高很难,现在由讲师晋升副高都十分困难,副高职称成为青年教师职业生涯中的瓶颈。

  

标签: